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2003年2月14號,情人節,余根松還是福州某保險公司的業務員,在大會議室裡,他面對年輕美麗的督訓講師鄭玉珠,驟然心跳加快,因為他被老師“天真無邪的眼神”震撼了,就這樣他們漸漸變成了朋友,但是鶴立雞群的鄭玉珠身邊不乏追求者,憨厚的余根松似乎不在她考慮的範圍內。不久,鄭玉珠就被查患上B細胞型非霍奇金氏惡性淋巴瘤。淋巴是遍佈全身的器官,所以不能做手術,只能採取保守的辦法進行放療和化療。 26歲的鄭玉珠真切地感受到死神的陰森逼近。風華正茂的她,接受不了這個殘忍的結果。姑娘意識到自己得的是絕症,當天,她躺在病床上,莫名地給三位追求者各掛了一個電話:“如果我得的是不治之症,你還會愛我嗎?”第一位脫口而出:“我會陪著你走到生命的最後一刻。”第二位的回答很堅定:“無論你發生了什麼,我都永遠愛你。”只有小余接到電話後,笑著說了一聲:“到時再說吧!” 可是當他們進一步確認小鄭真的是到了絕症中期後,留下的只有餘根松,而且他追求的火力反而更猛了。隨著兩人見面次數的增加,玉珠對余根松的依賴就越強,但是她內心又有一個痛苦的聲音在抗拒:我已經沒有愛的權利了。由於頸部腫瘤對氣管的壓迫,玉珠每天最大的奢望是呼吸一口完整的氣。從頭到腳全身每一個部位都在劇烈的疼痛之中,甚至連牙齒都會痛,好像屬於自己的,都是痛的。被病魔摧殘的鄭玉珠開始動搖求生的決心。還好,有愛情救星余根松不離不棄的跟隨。 很多朋友都勸余根松:不要犯傻,不要陷到感情的黑洞裡。他母親知道兒子的事情後,幾乎驚呆了,於是本能地強烈反對。可當母親火急火燎地從老家趕到了福州目睹了這對戀人生死相依後,飽經滄桑的母親被感動了。本已準備頤養天年的老人家,又作出了一個決定:從老家到福州來當保姆,想賺點兒錢貼補家用,幫助孩子們共渡難關。 在這樣愛的包圍下,玉珠慚愧了。為了愛著她的人,她必須要活下去,要堅持到底。儘管鄭玉珠對余根松的愛已經不能自拔,可當他進一步提出要與自己結婚時,她犯難了,猶豫了。 但是,余的愛情進度仍然按部就班地進行。求婚的當天,是玉珠的生日。她吹滅生日蠟燭後,余突然拿出一枚戒指,她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就在玉珠生日的10天前,余根松悄悄用量好的尺寸,定制了戒指。余根松雙手捧起正在輸液化療的鄭玉珠的右手,將那枚小鑽戒戴到了她的無名指上。再變出一束紅玫瑰,伏下身子,耳語:“給你,我的愛人!”經過連續三個療程化療與放療後掉光了一頭黑髮的鄭玉珠流淚了,小伙流淚了,相擁的臉上分不清是誰的淚水。余說:“我會愛你直到永遠!”姑娘使勁地點著頭:“我信!” 隨著鄭玉珠準備進入第六期放化療,她身體的承受能力也越來越弱。肝腎脾乃至心臟和骨髓的造血功能都降到了很低。猴年的最後一天,余根松和鄭玉珠領取了結婚證。兩天後,鄭玉珠開始肚子疼,她的癌細胞已經轉移到盲腸。 他們的愛情經過媒體曝光後,感動了無數善良的人,也得到無數人的幫助。2005年春天,這對歷經磨難的情侶在眾人的祝福下舉行了婚禮。新娘穿著一襲漂亮婚紗、坐在輪椅上微笑地向大家致意。可剛到婚宴大廳不久,她就虛弱得險些昏倒。特地從台灣趕來的張君逸先生立即與自己帶來的兩個醫生一起上前急救,他是挎著藥包與氧氣包來到婚禮現場的。他說,自己是為余根松愛之堅定感動,也為鄭玉珠在生命垂危時還想著捐獻眼角膜捐獻遺體而感動,是良心和感情讓他跨過台灣海峽趕來祝福的。 當婚禮司儀宣佈新郎新娘向雙方父母三鞠躬時,鄭玉珠咬著牙堅持從輪椅上站起來,她將背深深地彎到90度,流著淚先向公公婆婆深深地鞠一躬。婆婆扶起了媳婦,將媳婦臉上淚水擦盡……在場的300多位來賓淚流滿面。鄭玉珠誠摯地說:“我一過門就無法為婆婆煲湯做飯,還要讓婆婆這樣照顧我。我希望上天能給我多留一點兒時間讓我孝敬公婆。”接著余根松唱了新娘最愛的歌《兩隻蝴蝶》,唱到“親愛的來跳個舞”時,他哽咽了;當他唱到“讓我們飛越紅塵永相隨”時,淚水更是滂沱而下。他顧不得為自己擦淚,卻伏下身子,將愛人臉上淚珠輕輕抹去……沒唱完這首歌,他已被淚水嗆了9次。“愛的春天不會有天黑能陪你一起枯萎也無悔”,《兩隻蝴蝶》的音樂仍然在縈繞,極度虛弱與疼痛的鄭玉珠沒有堅持到婚禮結束的那一刻就被醫生扶出婚禮大廳,大家高高地舉起了盛滿紅葡萄酒的酒杯從座位上站起來,向這對愛情英雄致敬……這時的鄭玉珠仍然保持著幸福的笑臉,再次向親友鞠躬道別。 這是一個讓我喘不過氣的愛情故事,他們真的像兩隻美麗的蝴蝶,雖然脆弱,但是,因為愛,讓他們都變得堅強而不可戰勝。 文章來源:大明王朝劇組的BLOG |MAGGIE.小蕊 』s 彩妝冊 | 自知書坊的BLOG |遙遠的路BLOG | 洛斯事務書業 |小胖的BLOG | 冬牧子的茶,還有綠豆湯 |Bad Dad Blog | 郭琳的BLOG |Richmond Repor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