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一) 今晚,情緒又莫名其妙地惆悵……或者可以說是:整個學期,從最初到現在這個時刻,我一直被籠罩在一層薄薄的看不見的卻很有質地的壓抑的薄霧之中。用了這麼一長串的形容詞來形容的心情,不知道有誰可以讀得懂可以和我感同身受。 其實,今天睡了好多覺,只是越睡越累,下午起來的時候更覺得恍惚,有種大徹大悟,一切皆浮雲的感覺。於是穿衣下樓,可是沒幾分鐘就又逃了回來,我逃避的是冷清的校園,嘈雜的廣播也驅散不了的落魄……這裡已經不屬於我了,像是一種寄居,想走卻無更好的落腳之地,想留卻已是寄人籬下。只是,更難過的,還會在後面嗎?比如即將離校的前夜,比如你的擁抱,他的贈言?那些口裡說著不喜歡這個學校,不喜歡身邊同學的人,你們也必定在這個注定感傷的季節落淚,為你們這些年種種的不如意種種的委屈,抑或為你們所認為的即將面臨社會而不能再有的驕縱…… 天,陰,不轉晴;心,空,不滿盛。你以為還有好多好多可以發生的故事沒發生,卻都要匆匆結束了…… (二) 路過圖書館,不是不進去,只是進去坐了,就如坐針氈。一層的自習室桌子少了很多,變成了閱覽室的樣子,一進去,裡面其他的人好像一抬頭,就能完全看清你的樣子,不喜歡這樣的感覺,非膽小非靦腆非懦弱,僅僅是陌生人的隨意一瞥,都讓我有想背對的感覺。如果哪天遇見一位心理專家,我想我可以和她探討探討這個問題。 我一直在等待春天,這裡的春天,因為我覺得它很美,我早已經準備好了相機。只是春天一樣地來,這次卻覺得晚來了好多天……那顆會開花的樹,現在連花骨朵兒也還沒有;那顆會瀰散濃郁香氣的丁香,也是悄然寂寞……我突然想起木木那年在的杭州,他畢業那年的杭州,與其說是想起,不如說是想像。那裡的風,這個時候早已經暖了吧,那裡的空氣,一定是濕潤濕潤的,像分別的人們潮濕的臉。在太原這個風沙漫天空氣乾燥的黃土高坡,我時常會念起南方的小巧別緻來,儘管,我從未去過。 風,冷,不暖起;人,懶,不勤奮。你以為還有好多好多的時間可以用來準備,卻就都要開始戰役開始選擇開始真正的生活…… (三) 人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真正懂得想念的…… 是一個初中的朋友教會了我想念。一年暑假的傍晚,吹著涼風,大人們談笑風生,我卻出奇地安靜了……我找到一根小木棍在地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圓,心裡想著自己的事情。我記得那晚的星星特別得多特別得亮,然後我想到了永遠。我想要快點開學,我想要快點和他(她)們在一起。如果一個人可以一輩子都陪著你,讀書,玩耍,喊你哥們,一起發瘋,一起鬧騰,一起經歷長大,一起在最後看破人生,那該有多好。 可是不盡人意的是:有多少人,都是來了去,去了,就不再來,去了,就淡漠。我們不是不想維繫我們的感情,只是上天沒有給我們一輩子的時間來在一起,不是生與死,只是一個城市和另一個城市,一段時間和另一段時間,就將我們遠遠的,遠遠的隔開。我不要,我要的是一輩子的友情,我就是這麼固執,哪怕會受傷害,哪怕這個世界已沒有人和我一樣的重視它。 緣,來,不離去;情,在,不凋零。 文章來源:仙瘋叨咕 |Woefel on the Web | 非洲表哥的BLOG |Terry Neal's Primary Dispatches | 傅蔚箭 |讀客★吳又 | Connections conference blog |Spin Control | 歷史 |熊丙奇的BLOG |